在一个周末的随想

走出大山

现在是 2019 年 6 月 16 日,关于过去的一天,让我值得兴奋的是我的家乡通高铁了。谈起 ”四川宜宾“ 多数人想到的都是五粮液、竹海、燃面... 能想到交通还不够便利的大概只有土生土长的人了,毕竟过去的日子里,我们一直承受着只能坐大巴颠簸数时回家的痛,当然我对比这种痛是发生在今天,以前是并没有感到如此的,人嘛,总要接触了更厉害之后才会去承认过往的愚昧。宜宾的房价也随之飞涨了,家乡人的生活也会如此吧,不然呢? 农村也能带去光吧,这是我对此最大的希望,我们哪里铁青色的山遮住了大片的海,想看海,没看过海的大有人在,总之这件事好的不能再好了,走出大山也更近了,虽然我并不想回家,但是一件好事是值得被赞扬的。

新人换旧人

隔壁的姑娘搬走了,那个房间的人来来走走得很快,这次也就两三个月,到这里后我已经看见里面搬迁两次了,每次都是住的姑娘,还好是姑娘,不然整个屋子里就都是男人味儿了。和这次搬走的姑娘同样没什么交集,平时大家都窝在自己四方的天里与世隔绝,唯一一次近距离接触是她里面厕所喷头漏水,她问谁有工具能给看看,刚好我也有把不称手的扳手。走的时候有个男的和她一起搬东西,听那口气该是她男朋友或者老公了。说了句,“hello”,又说了句,“拜拜“,就看她消失在门外了,不知道她将会去哪里,又会遇上什么人。

二房东头天就带了新人过来看房子,是两个刚毕业的女娃娃,准备在这边找工作,想必也是看上了附近的交通和商业大楼才选择于此吧。除了二房东还跟着两个大人,全听见这两人和房东在交涉,生怕身边的孩子吃了二房东的亏,我出去晾衣服的时候撇了一眼那两个新人,除了青涩,要说好骗,我觉得那两个大人或许更容易点。她们还把行囊拿了过来,看样子就等里面的人离开了,已经迫不及待迎接新生活了,就像 17 岁那时的我,背包已经被塞满变了样,走在路上却还想要装下整个世界。

思维的闭环

理解一件事,要有一个抽象的参考物,能承上启下,好比我们在生活中的选择造就了日后的结果,如果一开始没有选择的出现,可想而之结果也是一个未知。我感到想明白一件事就是一个说服自己的过程。

记于:通过 B 树树形结构图,理解 mysql 联合索引最左原则时。

人情世故

现在的普通男人在女人面前真的很廉价,以至于一个普通的男人和一个妹子说话,如果没能持续聊下去,那么这个男人就会被认为是被妹子看不上,或者情商不行而被认为很凄惨,对于这种看法不光是那些女人,也存在一些男人认为这是无能的表现,但他们不会去想这个男人是否把这件看得那么重要,或者说这个男的是否需要这种感情,我总在这种时候争论不赢那些认为此事凄惨的人们,可我又想说出来,可能我只是想赢,或者说在我看来这件事是相互的,如果对方很难,甚至说不想给予和我给予她同等的热情,那么在我看来还是不去强行干涉别人得好,否则时间长了就是一种厌恶了。

文档信息
发表日期:2019-06-16